头部
媒体中医
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媒体中医

【新华每日电讯】仝小林院士:在战“疫“中彰显特色优势, 我们应进一步树立中医自信

发布时间:2020-03-12

 来源: 
 作者:

面对任何一个新发突发传染病,首先要控制源头,一定要从社区开始。中医可以第一时间介入,通过望闻问切迅速摸清疾病的共性规律,找到核心病机,定出通治方,第一时间在社区内用药,在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中发挥作用。

院士就是战士。无论你是教授还是院士,都要到一线去。没有望闻问切,不是第一手资料,就是对空放炮、纸上谈兵。

服用中药通治方,高危人群可预防传染病,轻症不至于变成重症,重症不至于死亡,对传染病的治疗留出大的缓冲地带,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控作用。

与其说中医,不如说通过这次战彰显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,我们应该进一步树立文化自信,而中医自信是文化自信的一部分。

这次大疫是一次大考,也让我们重新衡量中医在未来医学体系中的位置。建议将中医药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窗口,从娃娃就开始抓起。

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科院院士、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接受新华每日电讯专访

从大年三十挺进武汉那天算起,64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中科院院士、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,已经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工作40多天了。

从牵头制定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》中的中医治疗方案,到拟定针对发热、疑似、轻型、普通型患者的通用方即中药协定方武汉抗疫方(1号方)在社区、方舱医院广为发放,从参与多家医院重症患者的会诊和讨论,到帮助多家医院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,在前线的日日夜夜,仝小林格外忙碌……

面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、感染范围最广、防控难度最大的这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,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?形成怎样的模式?对今后类似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有怎样的启示意义?究竟应该怎样全面认识健康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意义?带着一系列问题,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副刊记者对仝小林院士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新冠肺炎当属寒湿疫

草地:从124日大年三十挺进这次疫情的风暴眼武汉,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月时间,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您是最早认识到寒湿疫的,经过40多天后有没有新的认识?

仝小林:一个多月以前到武汉,最大的担心是能否看得清,病机能否抓得准,方药能否有效,就是要搞清楚病的性质。因为我们专家组责任重大,不仅要牵头制定中医诊疗方案,还要拟定通治方,大范围发下去。

《黄帝内经》曰察色按脉,先别阴阳,新冠肺炎当属寒湿疫,是感受嗜寒湿之疫毒而发病。明代吴又可在《温疫论》中创立戾气病因学说,这次戾气嗜寒湿,在武汉寒湿环境下容易集中暴发,但是遇到不同体质可有不同的转归。

现在回头看,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寒湿疫这个定性。当然同样是一种疾病,地域不同临床症状也会有不一样的表现,不同地域的专家据证而辨,对这次疫情产生不同的认识,是符合中医因时、因地、因人制宜的三因原则。

治疗寒湿疫就得宣肺化湿,这是一个大原则。在武汉广泛使用的三个通治方:我们拟定的武汉抗疫方(1号方),国家卫健委、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推荐的清肺排毒汤(2号方)以及化湿败毒方(3号方)大的治疗原则都是一样的。至少在武汉地区,这三个方子实现社区全覆盖,包括部分定点医院、方舱医院及隔离点,同时覆盖孝感、鄂州、黄冈等地,病人总数估计占全国病人的一半。当然,外地及湖北有条件的定点医院也有一部分采取个体化辨证论治。截至目前,绝大部分病人对通治方的反映都很好,不良反应很少,服药比较安全,这就是最好的反馈了。

换句话说,回过头看过去40多天,这次疫情的方向定准了,方法比较得力,也就是大范围以通治方给药,形成新发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社区中医药防控的武昌模式,带动武汉乃至湖北的防治。

对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个体化辨证治疗,中西医结合效果好

草地: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》中的中医治疗方案,现在已经是第四版了?

仝小林:整个诊疗方案出了七版,中医治疗方案出了四版。随着认识和实践的不断深化,不断进行调整和优化。第三版中医治疗方案在总结分析全国各地中医诊疗方案、梳理筛选各地中医治疗经验和有效方药基础上,将临床治疗期分为轻型、普通型、重型、危重型、恢复期,而且把一二三号通治方都加进去了,还增加适用于重型、危重型的中药注射剂。刚刚发布的最新第七版诊疗方案中的中医治疗方案,增加危重型出现机械通气伴腹胀便秘或大便不畅,以及人机不同步情况下的中药使用内容。

草地:您是国家专家组组长,能否说说在治疗上做了哪些工作?

仝小林: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最主要就是中西医结合未来的发展模式。

面对这次这么大的疫情,我重点去了几家医院,这几家医院的治疗各有特色:一是湖北省中医院,一直和我一起在做社区防控工作。这是一家以中医为主的大医院,也是当地最有影响的中医院之一,从一开始中医药就介入治疗,而且全体一线医护人员都服中药,他们的中医意识很强。

二是武汉市第一医院,即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,这家医院有2500多张床位。收治新冠肺炎的18个病区,每个病区都是统一管理,都要上中药,中西医结合非常到位,个体化辨证治疗,尤其对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治疗,中西医结合得非常好。

三是武汉市第三医院。这是一家综合性西医院,不过有强大的中医科,在这次疫情中中医早期全面介入,覆盖各个病区,收到良好效果。

武汉这几家医院在这次疫情应对中都做得不错。我还火线收了几个徒弟,都是在此次抗疫中表现突出的优秀中医人才。等疫情结束后,湖北省中医院、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希望我在他们的医院建立中医传承工作室,帮助培养高层次中医人才,研究中西医结合的不同发展模式。

阻断疫情,一定要从社区开始

草地:还有什么模式?

仝小林:就是社区中医药防治的武昌模式。阻断新冠肺炎疫情,社区是防控的桥头堡,通过这次在武昌区的实践,中医治未病,即未病先防、已病防变和瘥后防复的观念得到充分体现,同时也为新发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医疗处置提供全新解题思路

22日,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发出通知,对在院确诊和疑似病人的轻中症患者治疗推荐使用由我和湖北省、武汉市专家组讨论后拟定的中药协定方即1号方:生麻黄6g,生石膏15g,杏仁9g,羌活15g,葶苈子15g,贯众9g、地龙15g、徐长卿15g,藿香15g,佩兰9g,苍术15g,云苓45g,生白术30g,焦三仙各9g,厚朴15g,焦槟榔9g,煨草果9g,生姜15g。根据不同症状,增加4个配方进行增减。这个通治方主要是宣肺透邪、解毒通络、避秽化浊、健脾除湿。

23日起在社区大规模发药至今,1号方合计发药70.2万余副,其中代煎汤剂30多万袋,颗粒剂约80万袋,按14天服药疗程计算,覆盖人群5万余人。截至31日,累计扫码患者数量11404人,并通过6万多日记卡反映他们服药后的情况。

草地:这种通治方的疗效究竟怎样?

仝小林:由于是在社区、方舱医院发放通治方的药,情况往往比较复杂。现在已有进一步分析的基本条件,一是武昌区提供7000多人的确诊和疑似患者名单,我们将进行随访,对人群进行客观划分,当作队列来研究。这是一个系统工程,工作量非常大;二是我们几位教授准备从症状、结局等角度,对1万多扫码患者的治疗情况进行描述。

草地:武昌模式的意义究竟在哪里?

仝小林:武昌模式非常值得总结,简单说就是中医通治方政府搭台互联网。通过病人在App扫码的方式,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刘保延打通前线和后方,后方18个省区市招募的200多位有资质的志愿中医为病人服务,指导用药,这种沟通也使患者情绪得到很好的调整。

面对任何一个新发突发传染病,首先要控制源头,而源头一定要从社区开始。新发突发传染病的救治,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有效药物,一下子就能做出疫苗,在此期间中医可第一时间介入,通过望闻问切迅速摸清疾病的共性规律,找到核心病机,定出共性方子即通治方,第一时间就可在社区内用药,也可预防,意义重大,将来可在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中进一步发挥作用。服用中药通治方,高危人群可预防传染病,轻症不至于变成重症,重症不至于死亡,对传染病的治疗留出大的缓冲地带,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控作用。中医药治疗优势在两头,减少重症、危重症和死亡

草地:有人说,是这次疫情了中医,您怎么看这种观点?

仝小林:这次疫情应对中医介入比非典早,但还不够早,只能说是第二时间介入,应该第一时间介入。

当然,这次中西医联手非常好,分析原因首先是源自高层决策,能强力推动中医药进入治疗程序。

中医药治疗的优势在两头,一头是社区早期防治,另一头是恢复期治疗,中间的治疗过程讲究中西医配合。

在社区防控上,中医药全覆盖后,对减少重症、危重症和死亡起到很大作用。在恢复期治疗上,已建议几家中医院建立康复门诊,湖北省中医院229日设立新冠肺炎患者康复门诊,把中医大夫、放射科大夫、心理科大夫、营养师等都综合在一起,组成专科门诊,这是全国第一家新冠肺炎患者专科康复门诊。通过制定了一套以药物疗法、针灸、推拿、按摩,以及太极拳、八段锦多种治疗方法,使中医在新冠肺炎患者恢复期治疗中发挥优势。

与其说中医,不如说通过这次战彰显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,我们应该进一步树立文化自信,而中医自信是文化自信的一部分。希望通过这次战,今后中西医之间更加了解,深度融合,走出中国自己的医学发展之路,建立中国独特的医学发展体系。

院士就是战士,没有望闻问切,就是对空放炮、纸上谈兵

草地:这次疫情防控有一个现象,就是不少两院院士冲锋在前,作为院士有必要冒那么大风险冲在最前线吗?有人说院士也是战士,您怎么看?

仝小林:院士一般都是领军人物、带头人,发生重大疫情时,要对疫情进行准确判断、确定治疗方案,要为国家研判提供意见和建议。院士肯定要冲在前面,而且要第一时间到位。从这个意义来说,院士就是战士。

中医更需要冲在一线,因为必须到现场看病人,把握疫情发生现场的环境。无论你是教授还是院士,都要到一线去。没有望闻问切,不是第一手资料,就是对空放炮、纸上谈兵。当然,像王永炎院士,国医大师薛伯寿、晁恩祥、周仲瑛、刘志明、路志正、熊继柏等老一辈中医权威由于年龄大,不能到一线、不能摸脉,但可以通过远程医疗了解情况,他们在这次疫情防控中都提供了很多宝贵建议,发挥了巨大作用。国医大师刘志明已95岁高龄,还通过远程医疗对家乡湖南的患者进行会诊,无私奉献经验。他们都心系祖国、心系中医,都很了不起。

草地:如何看待当前疫情?

仝小林:从整体上看,打赢武汉保卫战的任务还很艰巨,仍处于最吃劲的阶段,决不可盲目乐观、麻痹大意,不敢有丝毫放松。因为毕竟还有一些新确诊病例,重症、危重症患者还有很多,复工复产也存在风险。另外,国外的疫情才刚刚开始,在往上升、在蔓延,海外输入性风险很大。

武汉乃至湖北在后期防控中做出了应收尽收、建立方舱医院等决策,加上中医药全面覆盖,中西医联合会诊、联合查房,整体措施很给力。

草地:您怎么看海外疫情?

仝小林:海外疫情起来了,我们34日和伊朗、意大利有关方面开了视频会议,了解他们的疫情防治情况,向他们介绍中医诊治经验。

从另一个角度说,现在是让世界认识中医药、受惠中医药的大好时机。中医药可以为国际抗击疫情提供宝贵经验,建议在国外大力提倡中医早期介入。当然,国际上对中医药的质疑声不少,很多人认为是安慰剂。在这次新冠肺炎防控中,中药对控制疫情发挥了重要作用,吃了中药,患者转重、转危明显减少,疗效显著,但要让国际上接受,还要有进一步的科学证据、疗效证据,还要做大量工作。

草地:您在武汉待了这么多天,有没有觉得累?

仝小林:累是肯定很累。要跑各个医院、社区、隔离点、方舱,甚至还到过武汉周边的其他城市,还要组织专家开讨论会,晚上经常跟后方团队进行电话连线。到夜深人静时,还要独立思考治疗难点。

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研究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救治问题,有时就在各医院的微信群或者通过电话会议方式讨论一些病例。包括一些西医院的危重症病房,也向我们咨询救治方法。

大疫是大考,也让我们重新衡量中医在未来医学体系中的位置

草地:对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,现在信心怎样?

仝小林:这场战争赢得胜利,是毫无疑问的!我们有这么强大的党和政府,有这么强大的医疗团队!医护人员非常了不起,有的医院院长和医护人员本来都已休假,前方吃紧,就立刻回来了,情绪高涨饱满,连续战斗两个多月,这些人了不起!

草地:经过这次大疫,您怎么看全面小康?

仝小林:中医讲正气存内、邪不可干。健康是1,其他是零。全面小康,健康尤为重要。要全面小康,就要更加大力实施健康强国战略。对于个体生命来说,首先要健身健体。

国家应在医疗健康领域投入更多力量,建立更好的防疫、医疗体系,尤其要加强防范新发突发传染病体系,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,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。

草地:对未来中医药发展有什么建议?

仝小林:这次大疫是一次大考,也让我们重新衡量中医在未来医学体系中的位置。建议将中医药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窗口,从娃娃就开始抓起,普及中医知识和中医思维。另外,建议在医学院本科阶段就规定中医为必修课,而不是选修课,从学医之始就打好中西医结合的基础。

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 2020-03-07 记者 李斌 强晓玲

底部

返回首页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

技术支持:中国中医科学院信息管理中心

电话:8610-64089808 地址: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编:100700

Copyrights © 1997-2016 CACM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5563号